<address id="zz9ln"></address>

            久久小说网 > 武侠打工仔 > 第494章 战后(求订阅)

            第494章 战后(求订阅)

              “城主大人英明啊。”底下的老百姓开始叩拜感谢,马运季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厚了,他本是山中一土匪,如今时过境迁,竟然能登堂入室成为受人爱戴的城主,他如何能不笑。

              “来啊,将这些为祸乡里,祸害桑梓的贼匪们正法。”马运季一声令下,手下的军士们把那百十号大大小小的头目都给压上了执法台。

              执法台不大,一次只能砍五个,这是马运季故意的,就是为了让老百姓多看一会,多解解气,事实证明确实效果明显。

              老百姓看了,都确实是觉得真是十分解气,整整一个上午,才把这么多头目全部砍光了,马运季走下了主看台,和张海一起回城主府,府前是血流成河的惨象。

              “张海你和马龙儿两个人尽快将咱们麾下五千人马和俘虏的四千人马进行分拆打乱,重新编练成两支队伍,分别由你二人统领。”马运季一边走一边交代。

              张海和马龙儿互相看了一眼,他们两个不笨,知道为什么分为两队,老大不放心一人独掌军权,这是在搞平衡,两人还是抱拳拱手称了一声遵命。

              马运季一个人走进城主府,马龙儿对着张海抱拳拱手的说道“张兄,以后就是对手了,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彼此彼此,咱们斗的越狠,老大越安心。”张海也抱拳拱手的说道。

              马运季在进门口的一霎那,回头看了一眼分道扬镳的二人,笑了一笑,都是聪明人啊,该怎么办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客栈老板兴高采烈的回道客栈,今天全客栈的人基本上都去瞧热闹了,客栈里就留了个伙计,还有上官鹏也没去凑热闹,而是在安静的看书。

              “大爷,您没看见那个架势啊,一早上咔嚓了百十来个乱兵头头,那人头滚滚的,那个血流成河的,太漂亮了,小老儿这口恶气终于是出干净了。”老板手舞足蹈的给上官鹏比划着。

              伙计也在一边帮腔“那百十来个人,就这么被推上去,一个接一个的砍脑袋,谁一辈子能看见死这么多人。”

              “我啊。”上官鹏突然插了一句话“死在我手上的人可不止这么一点,我也打过仗的,尸山火海我也经历过。”

              老板和小二顿时噤声了,上官鹏帮他们打退了乱兵,他们也只是觉得上官鹏厉害,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上官鹏会厉害到这种程度啊。

              客栈老板胆子大一点“爷,您可别说笑了,不是我出言不逊啊,您看上去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哪像是杀人如麻的样子。”

              “我是十几岁就在蛮荒之地的朝廷里当兵,率领水师剿匪,虽然没打过攻坚战,但是也是杀的人头滚滚样,尸山血海的,前些日子,我单枪匹马挑了个寨子,杀的人可都不止五百啊。”

              突然上官鹏摆出一副凶狠的样子看着老板和小二“怎么,老子不像吗?”

              “像,特别像。”客栈老板说话当时就结巴了,上官鹏杀敌无数,这一身杀气释放出来,那足以把这二人的胆给吓破了。

              “放心吧。”上官鹏拍拍老板的肩膀“瞧把你给吓得,我从来不会无缘无故杀人,也不会杀无辜的人,我不是个好人,但从不做坏事,你就踏实住了。”

              老板长出一口气“您可真是把我吓住了,您可真唬人,您看书吧,我让厨子给您整一桌好菜,再喝点。六儿,别打扰大爷看书了,你去厨房帮帮忙,弄好了直接就端到大爷这边来。”

              小二走远了,老板压低了声音,对上官鹏说“大爷,我怎么总觉得不大对劲啊,新城主杀的可是他的同袍,当初一起攻打渝北的生死兄弟,哪有这么大方的人,一杀就杀百十个,这是里边透着蹊跷啊,我可是听说新城主原来是榆山巨匪,这里边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啊。”

              上官鹏用眼睛斜着瞟了他一眼“琢磨过味儿来了,想明白了也给我咽肚子,一辈子别往外说,这才叫聪明人,要不然你这条刚保住的命,可就真的保不住了。”

              “明白。”老板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有点后怕的说道“我不往外说,就烂在肚子里,但我就是不明白他图什么。”

              上官鹏不屑的笑了笑“图什么,你没明白的时候,看见砍那些乱兵的头,你对他是不是感恩戴德啊,他就图这个。”

              “可是百十个手足兄弟,代价太大了吧。”

              “百十个兄弟就代表百十条心,不往一处使劲不如废物利用一下,他只杀了带头的,那些喽啰可都被他收下了,他没有损失,相反赚大了。”

              老板点点头“今儿您什么也没说,我什么也没问,我都烂在肚子里,我前边还有活,就不伺候您了,您自便吧。”

              老板一溜烟儿的跑了,他得把这点独家消息消化了,留在自己肚子里一点都不外流,于是他一个人站在柜台后面老神在在的,不知道想什么。

              城主府里这会正在举行午宴,马运季把自己手下大大小小的头目全部召集起来,渝北打下来了,这会儿是排排坐,分果果的时候。

              渝北城里的大家族全跑光了,一些轻便的金银细软被带走了,那些固定资产,诸如府邸啊,门面啊,还有土地、矿产等等,这么一大块蛋糕等着马运季亲手去切,去分。

              马运季的手下们胡吃海塞,但是心里也都惦记着这件事,等到吃饱喝足的时候,马运季拿着城主府的文吏们连夜做好的统计,开始挨个的发福利。

              一时间皆大欢喜,大小头目们对自己能拿到手的福利都表示满意,于是渝北城的新格局出现了,新的豪族势力就在这个酒桌上诞生,至于原来那些中小家族还得给城主府上供一大笔,否则会被直接灭门,不会有谁帮他鸣冤的。

              从一个山大王一跃而成一城之主,马运季算得上一步登天了,以后他也可以算的上是主流了。

              马运季却没有手下想的那么轻松,他还有别的事情烦恼,他的心腹王柳已经出去半个月了,不知道是否已经办成事了,如果成了,那才是真真正正的无后顾之忧了,不过这种烦恼他不能表现出来,只要手下们不慌张,还跟他一条心,他还有后路可走。

              渝北城新晋的豪族们开始花天酒地,日日宴饮。城主在城主府内如坐针毡,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天,城主正在翻看文吏们送来的公文,心腹手下跑来“城主,王柳大人回来了。”

              “真的。”马运季一下子站起来“快,快快有请。”

              马运季激动了一下,又坐下来,运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等到不那么激动了,王柳也来到了大殿,先弯腰行礼“卑职王柳见过城主大人。”

              “免礼,结果如何?”

              “卑职和榆山武宗已经达成了一致,大人取代仙林派成为渝北的控制者,只是每年的供奉不可少,同时榆山武宗如果有战事,渝北城也要出兵相助。”王柳眉飞色舞的说道。

              马运季一拍桌子“好、好、好,大事定矣,我终于能放心了。”

              王柳继续汇报“我自作主张,把未来三年的供奉加了三成。”

              “什么?”马运季一下子站起来惊呼,加三成,自己还要不要活了,自己这刚刚占领渝北,还不知道今年能不能有收成,一下子加三成,血亏啊。

              “城主勿忧,条件是城主的二儿子,汉林少爷可以加入榆山武宗,直接就是内门弟子,这样一来,我们和榆山武宗的关系不是又近了吗。”王柳一副成竹在胸的说道。

              “果真如此?”

              “果真如此。”

              “哈哈哈哈,王柳啊,王柳,你是我的大福星啊,这样一来,我的位置更稳当了,来、来、来,你看看,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厚礼,从此以后你也是我们渝北的豪族,大人物了。”城主豪爽的笑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沓公文。

              王柳接过来,原来是府邸、门面还有土地的地契,相当丰厚,王柳赶紧躬身行礼“卑职谢过大人厚赐。”

              “来人上酒、上菜,我要和王柳对饮三百杯。”自从进了渝北之后,马运季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今天这个酒喝的畅快,喝的舒心。

              喝完酒,送走了王柳,马运季信步迈出城主府,在街市上游走散步,有不少人都见过马运季,那天在执法台上,渝北人民把他看的真真的。

              于是,走在街市上,有不少人纷纷冲马运季鞠躬行礼,马运季的虚荣心得到了空前的满足。

              看看这里,看看那里,马运季登上了城中最高的酒楼,眺望四周,不禁感慨,这以后都是我的江山了,老子再也不是山大王了。

              上官鹏今天也静极思动,主要是现在只要一到饭点,客栈老板就主动给上官鹏整治饭菜,还亲自伺候,自己伺候不了,也让小二伺候着,吃的上官鹏是非常的尴尬。

              所以上官鹏今天就没有在客栈吃饭,而是来到这个渝北最大最好的酒楼,坐在顶楼上,边吃边看风景,没想到就这么着两个人相遇了。

              上官鹏一眼就认出了马运季,那天招呼那个强弓手射杀自己的人,就是他,不过上官鹏并不知道他就是城主。

              马运季眺望了四周,忽然就闻到一股酒香,正在找寻,于是他便看到了坐在窗边的上官鹏,这个身形,还有服饰,怎么看怎么眼熟。

              马运季的目光突然聚焦,脑海中灵光一闪,就感觉这个人很像是那天站在城楼旁边,扔箭杀了马奇龙的那个人。

              马奇龙是他的心腹爱将,但是马运季并不敢去找上官鹏报复,他自认自己可没有那个能力轻描淡写的就杀了马奇龙,此人武功在自己之上。

              他想起那天手下说的话,此人可能是瞧热闹被自己误当成是敌人了,就是不知道他认没认出自己来。

              作为一个城主,马运季还是有点胆量的,但是上官鹏的手段确实是他见识过最厉害的,现在自己得罪了他,他又在自己的地盘里盘桓,马运季还是决定去攀谈一下,打探一下底细。

              马运季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到上官鹏桌前,先行了个礼“这位小兄弟,在下马运季,忝为本城城主,阁下似乎有点眼熟啊。”

              上官鹏放下筷子,用手帕擦擦嘴巴“当然眼熟了,那天你攻城,我去看热闹,你让你的手下用强弓狙杀于我。”

              得,这话里话外的意思还是有点记仇了,马运季坐在上官鹏面前说道“都是误会,那日你站于高处,我以为你是守城的指挥官,这才冒犯,事后想想一定是搞错了,还请见谅啊。”

              “无妨,我站的不是地方。”上官鹏从空间袋中取出一瓶酒来,给马运季斟满,他自己喝的是迷神酒,有点惨绿色,而给马运季斟的是羔羊血酒,血红血红的,两种酒从颜色看都那么不友好。

              尤其是自己喝绿色,给马运季的确是红色,马运季一下子不知道这红色的酒能不能喝,进退两难了。

              上官鹏看他的狐疑的脸色,轻声笑起来“不敢喝啊,是不是怕我毒死你,这是你的地盘,你怕什么?”

              被上官鹏一激,马运季还真就把酒一口干了,这是自己的地盘,难道自己还能让个毛头小子瞧不起,马运季的常随都看傻了,也急了。

              一口酒下肚,顿时就觉得血气翻涌,常随站在边上干着急,不敢拿上官鹏怎么样,也不敢碰主子,主子正在运功,万一碰出个好歹来,最后一咬牙一跺脚,噌的一下拔除宝剑就指着上官鹏。

              这会马运季也平复了气血,长出一口气,不由自主的赞叹“好酒啊,绝世的佳酿。”

              正好看见常随的宝剑指着上官鹏“混账,你拔剑干嘛,难道这位小兄弟还会害我不成,你还能是小兄弟的对手,赶紧退下。”

              常随看主子无恙,把剑插入剑鞘,站到马运季的身后,马运季冲上官鹏抱拳“下人没有见识,多有得罪,还请小兄弟不要同他一般见识,不知道小兄弟高姓大名,何处高就啊”

              上官鹏给他斟满酒“上官鹏,我不如城主大气,城主有雄心壮志,可以建立一番功业,只是个江湖散淡之人。”

              “上官鹏。”马运季仔细品味着这个名字,就去觉得耳熟,猛然想起来“莫不是在榆林以一敌三,大败张家的那位上官鹏。”

              “正是在下。”

              马运季站起来,重新行礼“恕我有眼不识真英雄,眼拙了,恕罪恕罪。”

              上官鹏笑而不语,马运季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对着上官鹏说道“请恕鄙人斗胆,在下想请上官兄弟加入渝北城主府,咱们共建一番事业,鄙人以副城主之位相待,不,不城主之位,以后上官兄弟为正,我为副,如何?”

              目光中的祈求,语气中的真诚,一切都一切都让人觉得这是真的。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3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