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z9ln"></address>

            久久小说网 > 武侠打工仔 > 第492章 城破(求订阅)

            第492章 城破(求订阅)

              上官鹏安慰了客栈老板一会,老板虽然略微的放下了一点担心,但是整个人还是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客栈大堂里不停的走来走去,再像这样转圈下去,不说鞋子受不了,恐怕大堂的地砖都得被他挫下去三寸。

              小二被老板转的头晕,捂着脑袋喊“老板,你能不能不转,我这脑子都被你转的晕了,脑浆子都沸腾了,你再怎么担心也没用啊,真要是怕贼人打进来,你上城墙去帮忙啊,好歹添个猴还添三分力了。”

              一个爆栗就凿在小二脑袋上“你安的什么心思,盼着我去死是吗,还让我上城头,城头上每天要死上百个,我死了你有什么好处,难不成你还想霸占我的客栈不成。”

              小二抱着脑袋,疼的都不行了,老板刚刚那一下实在是太用力了,只能委屈的说“老板你也太敢想了,你有儿有女的,你死八百回这客栈也轮不到我啊。”

              “你果然盼着我死,还要我死八百回,白眼狼你也太歹毒了吧,不要忘了当初是我收留你,要不然你早就饿死街头。”老板这会儿已经方寸大乱了,听不得这个死字,敏感的很。

              小二更委屈了,老板恩情他可一直记着了,就连自己这一身的功夫都是老板传授的,他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老板凶巴巴的话,小二眼睛里就湿润了。

              此刻城墙上还在激烈的交战,上官鹏放下书本,一步蹦到屋顶上,几步就跨到了城墙边上最高的屋顶,俯视城墙上的攻防战。

              城卫军们作战十分勇猛,又占据防守的优势,敌人进攻非常的困难,一波波的强攻都被挡住了,爬上城楼的敌人不是被杀死,就是主动跳下城楼,贼匪们的形式可以说是不容乐观。

              城外的贼人头目看见上官鹏站的高以为他是指挥官,一指上官鹏“那人肯定是个大官,马奇龙,用强弓把这家伙给我射下来。”

              旁边一个孔武的大汉拿起马上挂着的强弓,一使劲拉满弦,一根狼牙箭就冲着上官鹏飞了过来,快如流星,迅如闪电。

              眼看着就要飞到眼前了,上官鹏抬手轻轻的拨打了一下,狼牙箭就被上官鹏拨掉,那个马奇龙还不死心,施展绝技连珠箭射,一根接着一根的往上官鹏这里射过来。

              上官鹏就像赶苍蝇一样在身前摆摆手尽数打落箭只,最后拿了一根箭在手中,反手往这个射手那边一扔,用的是惊蛰的指力,狼牙箭比刚刚的速度还要快三分的被扔回去。

              狼牙箭在被扔回去的过程中,直接击毁了几根马奇龙射出的箭只,最后钉在马奇龙的额头,马奇龙噗通一声从马上坠地,这家伙刚刚一把弓压的城头上所有人不敢露头,这会他死了,城楼上的城卫军高声欢呼,士气大涨。

              “鸣金收兵。”领头的人高声喊道,后面人赶紧敲锣收兵,本来还在往城墙上攀爬的贼匪,一听锣声,立刻就撤了回去。

              “城卫军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高手加入了?”领头人在大帐中怒气冲冲的问道。

              下面人噤若寒蝉,没有人敢回答。头领一指其中一个看上去比较瘦小的人“张涵,你是负责情报收集的,你明明告诉我,这几天渝北城中没有什么高手,这个人是哪来的,能隔那么远,用手扔箭,干掉马奇龙,比他那二十石的强弓威力还要大,哪来的?”

              张涵战战兢兢的说道“大头领,咱们的消息应该是不会出什么岔子的,但是因为咱们出兵势大,在关城门前一天探子被清除了,所以这一天有什么人进了渝北城,咱们也不知道,许是那会新进渝北的高手。”

              “怎么就特么那么巧,我们的探子刚清除,他就进城了,你凭什么肯定他不是城主府的人,或者是哪个家族的高手。”头领拍桌打板凳的怒吼。

              “头领,这两天的攻防战我瞧得真真的,城卫军身着着统一的甲胄,各个家族也是统一的,虽然各不相同,而这位高手的衣服和城卫军以及家族都不一样。”一个小头领站起来说道。

              “对啊。”

              “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这样。”

              底下的小头领们纷纷赞同,大头领捋捋胡子“那他干嘛出现在城墙周围,被城内的大家族给收买了吗?”

              张涵小心翼翼的说道“头领,你说有没有可能他只是来看热闹的,想咱们这种攻打城池的方式,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那人就是瞧着新鲜,我看他站的地方是城墙里的一个楼顶,不像是想要介入战争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我差点把他拖进战争。”

              张翰不敢说话了,这不等于说头领聪明反被聪明误吗,头领自己点点头“还真有这个可能,不管他了,明天继续攻城,我不信咱们两万多人,还需要惧怕他一个。”

              众人一齐抱拳拱手喊道“遵命。”

              翌日,早上吃过早饭,战鼓又轰隆隆的擂起来,贼人们像蚂蚁一样蜂拥着朝城墙杀过去。

              昨天贼人的突然撤兵,让仙林派的城主暗自高兴了一下,以为贼人撑不住了,谁知道一大早又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攻势比昨天还要迅猛,仙林派和城内家族组成的防线差点没能坚持下来。

              趁着贼人中午休息吃饭的时候,城主在询问城内家族人的意见“昨天,他们突然收兵,到底是因为什么,我还以为他们要撤兵了。”

              “我看见了,昨天他们那个强弓手被射死了,好像不是咱们干的。”

              “就那个射死我们好几个高手的强弓手?真死了吗,那咱们要轻松一些了,这家伙的弓威力实在太大了。”

              “不是咱们干的,那是谁干的。”

              “不知道。”

              底下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这些人都是渝北数一数二的家族,贼人一旦进城,肯定要拿他们开刀的,所以他们举全族之力相抗,倒是那些个小家族反而不会有这份心,他们只要投降就可以了。

              客栈老板昨天也听说了贼人突然撤兵的事,昨天下午一下子就神清气爽了,在客栈里高谈阔论“我说吗,贼人就是贼人,撑不住了,今天突然收兵,明天一准滚蛋,渝北城还是渝北城,各位客官,该怎么乐呵还怎么乐呵,贼人长不了。”

              今天一早客栈老板就出去打探消息了,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嘴角边的大泡红的发亮,回来之后捂着嘴哎吆哎吆的喊疼,客栈里的行商围上来问消息。

              老板如丧考妣似的说道“这帮杀千刀的贼,一大早又开始进攻了,听声比昨天攻的还要凶,渝北城危在旦夕啊。”

              行商们慌了,贼人进城能不能保住命得两说,但是手上的财货十有八九的完蛋了,有人就想把手上的货物抛售了,好歹柜票不是比货物好藏不是。

              全客栈唯有上官鹏稳坐钓鱼台,昨天看了一下,这帮贼人没有太高的高手,虽然众多,但是对上官鹏构不成威胁,所以还是在客栈看看书,练练功,这样比较清静。

              “爷,您还是这么悠闲啊,昨天下午您出去了一会,这么多天您愣是没往外迈一步,还是您沉得住气啊。”小二跑到上官鹏身边,竖着大拇指的赞扬。

              “小子,也这叫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要想干大事啊,你就得有这份气度,给爷把茶换了。”

              贼人们这一围城就是半拉月,城里面的物价已经飞涨了,客栈里面的吃食也是紧缺,不过上官鹏有存粮,倒是不打紧,可就苦了那帮行商了。

              到现在还留着货物的那帮人多半是在渝北没有市场的,这些货物就砸手里了,运不出去,手里又没有钱,这帮人这些天只能是吃糠咽菜了。

              城卫军和大家族组成的联军早已经死伤过半了,城主府和大家族开出了赏额,雇佣城里的武者参与守城,真有那些见钱眼开的加入,协助城主府守城,城主府也在暗地里使阴招,把这帮人当炮灰使用。

              贼匪们和城卫军在城楼上反复的进行拉锯战,城卫军已经岌岌可危了,贼匪们也是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城主府觉得天命在我了,因为他们决定征发小家族护卫也加入战争因为态势已经比较明朗了,只要小家族一加入,绝对是对贼匪们进行碾压。

              仙林派那位半步武仙城主,站在城楼上观察贼人的动态,就看见远处旌旗招展,烟尘滚滚,城主的心都凉了半截子,因为他知道仙林派没有援兵,那这就有可能是贼人的援兵。

              果然不出城主所料,远方过来的援兵和城外的贼匪合并一处,贼人的士气立刻大振。

              城主立刻召集了所有人,那些人还觉得自己胜券在握,这会城主召见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等到所有人来到指挥部,就看见城主一脸凝重“各位,准备突围吧,舍弃一切不易携带的,咱们已经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性了。”

              “城主何出此言,咱们作为守城一方,目前双方都已经筋疲力尽,咱们还有小家族的生力军,待明日便可一战而定。”

              “就是啊,等收拾了这帮贼匪,咱们需要好好休养生息。”

              城主一拳打碎了面前的案几“可恨啊,刚刚城外来了一彪人马,约有五千人马,和城外的贼匪合兵一处了,贼匪现在士气大涨,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的获胜的可能性了,小家族也不可能加入了。”

              哄,底下一片哗然,众人无不胆战心惊,这可是要了亲命了,所有的家族负责人已经顾不得城主了,个个争先恐后的往外冲,急着要回家安排突围。

              “回来。”城主一声断喝,把所有人都惊着了,停下了脚步。

              “突围也要安排好一切,没头没脑的乱冲,咱们所有人都得完蛋。”城主一言惊醒所有人,大家只能按住了焦急的心情,所有人一起讨论了一切突围事宜。

              这帮人把其他的人全部蒙在鼓里,安排好了一切,这些人在午夜时分悄悄的突围而出,只知道城外喊打喊杀的声音响了一夜,具体跑出多少人没人知道。

              第二天,城门打开,贼人们山呼海啸的就进了城,第一批进城的就是那些已经作战很久的残兵败将,进了城门就开始撒欢,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开始了劫掠。

              城外的大头领并没有动身,一起没动身的还有那五千生力军,生力军的领头人不解的问道“大人,为什么您不进城啊。”

              头领笑了笑“张海,你是我的心腹,我让你最后出场是什么用意你不懂吗?”

              “卑职愚钝,不明白大人的用意,还望大人示下。”

              头领哈哈大笑“我说服了三帮两寨来攻打渝北,其实一直把他们当成炮灰在用,我们的人只有一千老弱残兵,为了激励他们奋勇作战,我许下三日不封刀的诺言。”

              张海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大人,这很正常啊,历来这种攻城作战,都是会纵容士兵劫掠的,以发泄煞气。”

              “渝北不同,我是要拿渝北作为我的基业的,杀戮过多,会损伤民心的,我现在放这些乱兵进城劫掠,半日之后,你给我率兵进驻,把这群贼寇全给我拿下,到时候我要用那些罪大恶极之辈的脑袋来收渝北民心。”头领奸诈的说道。

              张海恍然大悟“大人一石二鸟啊,既收了渝北民心,又能趁势收编三帮两寨的手下增强自身实力,大人真是神机妙算啊。”

              “让弟兄们先养精蓄锐,下午进城后,要以迅雷之势,把城中的乱像给我平息下来,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是山中巨寇,而是渝北城主,而你们也会城外渝北新贵。”头领看着自己的手下笑着说道。

              一众手下个个哈哈大笑,开始憧憬起美好的未来,他们正在高兴的时候,城里就成了地狱,烧杀抢掠正在进行时。

              到处有人抢劫、强奸、杀人、放火,城中到处是哀嚎之声,上官鹏稳坐客栈,外面的事和他无关,这是前千百年的规矩,只要不波及到自己,就不必理会。

              乱兵进城之后,先是直扑大家族的府邸,你争我夺的,等到大家族抢个干净之后,乱兵们开始往街面上扑去。

              最终乱兵还是来到客栈,客栈老板早早的备下了银两,想要贿赂一下乱兵,好保存自己的客栈。

              乱兵头子一把抢过银子,一巴掌把老板给扇到一边,就带人进了客栈,首当其冲,这帮人就盯上了上官鹏。

              因为上官鹏身着华服,看上去斯斯文文的,有钱又好像没有什么威胁,而且上官鹏做着看书,没把乱兵放在眼里。

              乱兵头子非常恼怒,所有人都怕我,你个小白脸竟然敢不把我放在眼里,乱兵头子挥舞着手中的刀挥舞着,就来到了上官鹏的面前,歪着头盯着上官鹏看。

              上官鹏头都不抬的说道“该抢抢,该杀杀,别特么在我面前碍眼,给我滚远点,老子不待见你们这样的。”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32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