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z9ln"></address>

            久久小说网 > 重生之矿业巨头 > 1、1999

            1、1999

              今天是1999年7月1日。

              在生日这一天,李唐重生回到二十岁。

              这一年,他从华夏最好的地质大学毕业,在父亲极力要求回到家乡地质队工作的情况下,还是义无反顾的留在了燕京,加入了老牌国企武矿集团旗下子公司武矿勘查开发有限公司。

              这是一家成立仅有一年的新公司。

              武矿集团自50年代成立以来,就是一家以资源贸易为主要业务的轻资产型集团企业,但是公司高层看到了新时代资源市场的风向,开始探索战略转型,向产业上游延伸,占据高地。

              巨轮转向,绝非易事,需要一点点推进。

              武矿勘查开发有限公司因此应运而生。

              公司成立以来,主要进行的工作便是资源评价,作为一双眼睛,看清各种矿藏。

              乾山煤矿区,就是公司目前为止开展的最大的一个项目。

              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煤炭行情急转直下,在97年来到了低谷期,一吨煤炭价格数十元。

              随着国家大刀阔斧的改制,坚决剔除浪费资源、不合规的煤炭矿井,收回乡镇发放的采矿权,一下子关闭了全国四分之三的矿井。

              产能过剩忽然间变成了产能不足,煤价逐渐走高。

              武矿集团旗下的铜冶炼厂,对焦煤需求量极大,煤价的提高也带来了成本的大幅增加,于是决定进军煤炭产业,自主开采焦煤。

              华夏是世界第一煤炭大国,然而焦煤却是属于稀缺物资,全国八成以上的焦煤在三晋省和黔州省。

              经多方打听,又有李唐的父亲李在强的推荐,公司锁定了来自黔州省的乾山煤矿区,推测资源量十亿吨,探明储量两亿吨,其中主焦煤达到了一点二亿吨!

              这简直是一个巨大的宝藏!

              公司副总秦建设带领技术团队,马不停蹄赶来黔州省,地质局旁边的招待所成为了他们暂时的根据地。

              公司的人还不知道,秦建设与李唐的父亲李在强是大学同学关系。

              李唐能够加入武矿集团,正是得益于父辈的这一层关系。

              看着招待所门口的落地镜里面的身姿,不帅不丑,长相大众,值得欣喜的是非常年轻。

              他既惊讶,又感到迷茫。

              不会抽烟的他,跟同事要了一根烟点燃之后,走到招待所门口,望着远方怔怔出神。

              “李唐跑哪去了?”

              会议室内,资源评价部部长刘凯盛转了一圈,没看到李唐的身影。

              “刚才还在呢,好像说是出去抽烟了。”有人给出了一个不确定的答复。

              “懒驴屎尿多!”

              刘凯盛气势汹汹的冲出办公室,喷火的眼珠子四处寻索,果然看到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一个人影一动不动的。

              “你他么还能不能干了,不能干趁早给老子滚蛋,一天天不务正事,看着心烦!”

              李唐听到咆哮声,转过身,露出一丝歉意的笑容。

              他掐灭烟头,一路小跑回来,路过刘凯盛身旁的时候,充满歉意道:“不好意思,烟瘾犯了,抽根烟。”

              “让你整理监理材料,准备的怎么样了?”刘凯盛喝问道。

              “都准备好了。”李唐的态度并没有任何敌对的意思。

              “可以搬去会议室了。”

              这个小年轻之前脾气挺冲,今天居然没有顶嘴,刘凯盛挺意外的,语气也稍稍平缓了一些。

              “好咧。”

              李唐把材料抱到会议室,向每一位熟悉又陌生的同事打招呼。

              其他人都已经把各项资料搬到了会议室桌面上,各种报告和图纸摞成了一座山。

              “乾山煤矿勘查项目?”

              李唐拿起一本厚厚的勘查报告,随手翻看,随着掌握越来越多的细节,更多的记忆也翻涌了上来。

              如果按照正常的历史进程,武矿集团接下来即将花费两千万元的巨额资金,收购嘉嘉煤矿公司,目的是为了获得乾山煤矿区。

              这一次收购,对武矿集团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参与项目的人,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影响,尤其是主要负责人秦建设,更是丢掉了拼搏大半辈子才获得的事业。

              浓浓的同学情谊,也因此反目成仇。

              啪啪啪……

              秦建设西装革履,满脸笑容的走进会议室,拍了拍手,引起大家的注意。

              他指了指身旁的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介绍道:“这位是煤田地质局的胡川来老前辈,他作为评审专家参与了乾山煤矿勘查项目的验收工作,百忙之中过来给我们指导工作,大家鼓掌欢迎!”

              掌声响起,胡川来端着茶杯,慈祥的微笑着跟大家挥手致意。

              “这位是地质局一零一地质队的李在强高级工程师,大家欢迎!”

              李在强没有参与乾山煤矿勘查项目,不过当初老同学打电话过来咨询焦煤项目,他推荐了这一项目。

              今天过来,纯粹是重在参与。

              他严肃的点了点头,最后目光落在儿子李唐的脸上。

              李唐看到还不算太老的父亲,一时间思绪翻涌。

              秦建设示意大家也坐下来。

              参会的都是团队人员,算是最后的动员会了。

              在此之前,武矿勘查开发公司和嘉嘉煤矿公司洽谈了将近两个月,基本上已经达成了口头的收购意向。

              今天早上这个会,算是最后的确认,如果评审专家也说这个项目没问题,那么双方将在今天下午签订正式的收购合同!

              其实对于这次收购,秦建设信心满满,而且意志坚定。

              “胡老,项目资料,您都看了吧?”秦建设态度恭谨给胡川来递过去一支烟。

              他是技术出身走上管理岗位,知道技术对于找矿项目的重要性,所以对待有技术的人,尤其是专家学者都是非常尊敬。

              胡川来摆了摆手,表示不抽烟,“资料我都看了,算是复习了一遍功课。这个项目验收评审没过去多长时间,我记得很清楚,就算不看我也了解情况。”

              “您辛苦了!”

              秦建设呵呵直笑,“在讨论项目之前,我先向您说说我们公司的想法。我们武矿集团跟黔州省这边一直都有合作,在这边有金矿、铅锌矿的开发项目,也算是老朋友了。我这次过来,主要是代表集团拓展焦煤开采领域,如果条件合适的话,我们打算收购乾山煤矿区。”

              “武矿集团是国内数得着的大企业,能够加大对咱们黔州省的投入,我替所有黔州省的人表示欢迎!”胡川来笑呵呵道。

              “你们的到来,极大地刺激我们省矿业市场,能够更好地促进资源经济!”李在强也出声附和。

              “事关重大,所以我才请二位过来给我把把关。操心这个事情,我最近是没睡过一个好觉!”

              秦建设顶着黑眼圈,这话不是客套话,“我现在就想听听胡老您的意见。”

              胡川来当专家这么多年了,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给人提意见和建议。

              他也不含糊,直截了当道:“我亲自验收的项目,亲眼见过煤矿区现场和勘探工程,这个项目,每一项工作都做得很规范,甚至可以说做得很出色,可以当做煤炭找矿项目的标杆!”

              这是一个极高的评价!

              “您的意思是?”秦建设不由得喜上眉梢。

              胡川来只评价,却不给出任何结论,“你们想必也到省国土厅去查资料了吧?乾山煤矿勘查项目报备在案,储量核实报告也都看了吧?”

              “看了。”秦建设点头,“项目已经备案,不过储量核实报告还没出来,据说是储量核实工作还在进行中。”

              “勘查报告刚提交,储量核实工作还没做,你们就得到消息赶过来,只能说你们消息很灵通。”

              “正好赶上了。”秦建设讪讪然道。

              胡川来优哉游哉的揭开茶杯盖子,轻轻吹气,然后嘬了一口,抬眼道:“做出决策的是你们这些领导,我可不敢擅自做主。”

              秦建设听明白了,至少在项目勘查方面是没有问题的。

              “感谢胡老宝贵的意见,我很看好乾山煤矿勘查项目,接下来……”

              “等等!”

              这时,一个声音,冷不丁的从最远端的位置传来。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032xs.com